秋梓卿

【伦雪】关于受伤

【我是狼啊,这可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杀人。。。。但是我也不想死啊。】这是雪成抽到狼牌的第一感想。

【怎么办……哦,对了,要先找到凶器才可以。但是哪里有……】忽然雪成灵光一闪,快步走到了厕所,想要将那块破碎掉的玻璃取下来。但不料,被划伤了手。

“嘶……好痛。”雪成吃痛的闭了一只眼。

“唉♪浴室里面原来有人的吗~真是不可思议呢~”

【糟了!是……伦太郎!】雪成心叫不妙。但又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但,门已经被打开了。

“啊♪是雪成君啊~”

“嗯……是,是的。是我。”

“唉?雪成君你的手流血了唉♪这是为什么呀~”

“这,是因为,额,是因为……”

【糟了我完全没有想过怎么去解释……只能现场发挥了。】

“额,嗯,这是因为!我刚刚去植物室的时候不相信被蔷薇刺伤了,所以来厕所里面清洗一下子伤口。”

“啊~是这样吗♪我还以为你是想拿镜子的那块碎片而割伤了手呢~♪那既然是蔷薇,我就帮你简单的处理一下叭~♪”伦太郎笑着对雪成说。

【完了完了!要是伦太郎在我身边我根本下不了手。而且我听说他的力气很大。跟他打我大概只会有被摁在地上的份吧。】

“不,不用了,谢谢你了伦太郎。我觉得这个可以不用处理的。”

“不可以!必须处理!”这是伦太郎有史以来次数较少的正经,正经到连雪成都怀疑这不是那个总是嘻嘻哈哈的伦太郎。像是突然换成了别人。语气末尾的那上扬也不见了。那玩世不恭的表情消失殆尽,而取而代之的是数不尽的严肃和担心还夹杂着一丝丝心疼 。眉宇微皱。

【这是为什么?】雪成倍感疑惑。

而在伦太郎那边也是十分疑惑的。心中那一滩清澈的小湖泊渐渐泛起涟漪,一层,一层。渐渐密集。

【我这是在担心这个胆小鬼吗?不不不,怎么可能!只不过是他死了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一定是这样!绝对是的!我已经发过誓了,绝对不在心软!绝对!我现在只是装装样子!他这把是狼,绝对会为了自保杀掉一个人。对,就是这样,绝对会杀人!他们每一个人都不会改变!绝对都不会!】

伦太郎在一番自我洗脑中慢慢恢复平静,那层层的涟漪也消失不见。

“走吧走吧~我记得那边有医药箱哦♪”

“嗯,好的。”

【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也就只能跟着去吧。】

【为了亲眼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改变,要让他跟我一起走。】

两个人怀着想法。

-------------------------------------------------

伦太郎熟练的打开箱子,拿起纱布,拿起消毒水。

“把手伸出来。”

“唉,哦,哦好的。”雪成听话的伸出了双手。

伦太郎仔细的欣赏了一下雪成的“小爪子”。

“雪成君的手真好看啊。是骨指分明,修长,纤细而且还很白皙的手指呢♪”

【只不过手心出现了一条又深又长的伤口,结了疤也会留下痕迹吧。真是可惜呢~♪】

“啊,是是嘛……谢谢夸奖啊。*

“不客气~♪我要开始消毒了哦~可能会有点疼的呀♪”

“嗯,好。”说完伦太郎便将消毒水小心翼翼的涂抹至雪成的手心伤口处。

“嘶……啊……”

伦太郎偷偷的抬头看了看雪成。

对面的人因为消毒水的疼痛而半眯着眼。如果仔细看貌似还有泪花儿。

【为什么这样好看的人确实一个男孩子呢……搞得我都忍不住了呢~♪】

“伦……伦太郎,还没好嘛……”带着一丝丝沙哑和哭腔。再加上半眯着带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泪花儿。

“雪成君哦~♪对不起啊,没注意♪抱歉抱歉♪”说完,伦太郎飞快地用纱布缠好雪成得手。并且还恶趣性的系了一个蝴蝶结。

“这样就完美啦~♪”

雪成鼓着一边的腮帮子,对着那个蝴蝶结盯了好一会。

“我觉得这个不是怎么适合我。。。。。”

“是吗?我觉得真的很适合雪成君呢~♪好啦好啦,雪成君要是要用到这个手的话尽管叫我就好,我会帮你的呀~♪”

“啊,哦,好,好的。”

伦太郎离开了。雪成松了一口气

【终于我也要开始我的行动了吗?】

-------------------------------------------------

而刚刚出门的伦太郎走到了秘密房间,通过那一方方小小的屏幕,盯着那一个人。

“伦太郎怎么了吗?”

“没什么哦,姐姐。”

“啊,是吗。”【我看一点都不像啊,一直在盯着雪成君所在的屏幕呢。】

“姐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唉,这个姐姐也不知道唉。伦太郎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有,我不可能喜欢他。”

“他?”

“是雪成……”

“笨蛋弟弟,你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叫做雪成的男孩子你知道吗?!刚刚看到雪成进到厕所的时候就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了!看到他想那镜子碎片的时候,左手拳头微微缩了一下。看到手被割破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你就率先冲了下去……但是姐姐还是很欣慰啊,伦太郎你有了喜欢的人什么的。”

“姐姐……原来你观察的这么仔细吗?”

美咲点点头。“是的,毕竟这关于我弟弟得终生大事呢,你放心姐姐一定会帮助伦太郎的!”

“嗯,好的。”

-------------------------------------------------

“啊qu”在厕所里面拿着玻璃碎片的雪成打了个喷嚏但是他并没有发现有几个十分隐蔽。的摄像头对准了他。

“是感冒了吗?好奇怪,怎么会突然打喷嚏……算了不管他。”

……

-------------------------------------------------

作者留言:食用愉快呀~


【伦雪】在那之后……

……

【恶狼游戏真的结束了吗?】

雪成走在大街上,想着这个问题。想着当时在走出森林时看到的那个背影。

【那个……真的是幻影吗?】

雪成想着,听到了旁边有人在吵闹。

是两个穿着像混混的人,和一个正在不停的点头道歉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

“你怎么张眼睛的?这么大个人都看不见的吗?”

其中一个穿着像混混的人狠狠的推了撞人的人。

【要去帮忙吗?】雪成心里想着。

【嗯,要去。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我不能在逃避了。】

雪成捏紧拳头。

“那个。”声音如蚂蚁一般。身边人来人往,嘈杂声又把这个声音冲散,以至于那两个人完全没有听到有这么一个人想阻止他们。

雪成再次捏紧了拳头,走了过去。

“那个,别人都道歉了,要不就这么算了?”

“哈?!”

周围的人发现了这么一出,便纷纷往这边靠近。

“啧,我走行了吧!”说着两个混混模样的人气冲冲的走了。

“谢谢,真是太感谢你了!”

“没事。”

接着雪成便继续往前走。

“你已经不再逃跑了呢♪”

雪成听到突然回头。“这个声音!不会有错的。是……是伦太郎吗?”

身后没有任何人。

但是雪成可以很确定,真的就是伦太郎,因为那个声音!绝对就是他。

雪成在大街上跑着,左顾右盼,寻找着那一头虹发的男生。

【没有,没有。】

雪成不知道,他在不经意下,跑到了马路上。

“嘀嘀嘀嘀嘀!”一阵急促的喇叭声。

雪成惊愕的抬头,正看到了向他驶来的汽车。

【糟了!来不及。】

雪成闭上了双眼。

突然一股力将自己往后拉去,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真是的♪早知道雪成君会这样发疯的来找我~我就不说话了嘛~♪”

雪成抬头,对上了一双浅色带笑的眸子。

“伦……伦太郎!你,没事啊……”

“嘿嘿♪看起来,恶狼游戏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呢~”

雪成反过身,拦腰紧紧的抱住伦太郎,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还有啊,雪成君,你是怎么找我找到马路中间的呢?这也太迷糊了叭♪”

“额。我哪知道,我会……”

“好啦好啦,雪成你先放开叭~♪我快喘不过气了♪”

“啊,哦,对不起。”雪成尴尬的看了看伦太郎。

“我该走了。”

“唉?去哪啊?”

“不知道啊,随便逛逛就好了♪”

雪成低下头。

“呐……现在没有恶狼游戏了。如果你不建议,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伦太郎有些吃惊。他直视着雪成的眼睛,那双眼睛。

【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好啊。”

“如果没地方去的话,伦太郎可以去我家的。”

“唉?雪成这样真的好吗?我可是想过要啥你的呢♪”

“但刚刚救了我的也是你啊。如果要杀我,直接放我在马路中间不管我就好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

-------------------------------------------------
再来一个结局:
突然一股力将自己往后拉去,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真是的♪早知道雪成君会这样发疯的来找我~我就不说话了嘛~♪”
听到这个声音,雪成反过身,拦腰紧紧的抱住来人。
“我找到你了!不要再让我走了!我也不会再逃避了。”
来人眼中的宠溺满满的快要溢出来了。他用手抱着雪成的腰。
“好啊♪”
-------------------------------------------------
then

我pocky还没码完,就又写完一个小甜饼【???】(自认为的。

感觉这篇有点短。。。。。

我!秋梓卿在这里发誓!
等我画一会同人我就把这个r写完!
前两天考试去了所以没码文。
先丢个预告。

【伦雪】是见父母还是结婚?

见父母篇:

“其实这次真正的嘉宾还有两位。”梅林接着说。 “唉~还有啊♪会是谁呢~”伦太郎跟平时语气一样,丝毫不显半点吃惊。 “会是,谁呢?”霜月雪成也有些好奇。 “有点令人期待呢~”宗四郎带着愉快的语气说。 “接下来就知道了~来大家看向那边吧。”梅林对着众人说。 随着大片大片的圣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个人朝这边走来。 “不可能的吧?!” “是真的吗?” 伦太郎和美咲二人的声音夹杂着一些哭腔。 “爸爸,妈妈!”二人扑过去。 是的,来人是,森 静香和森 幸太郎。

“爸爸妈妈我们好想你。”

“对不起,让你们伤心了。”

-------------------------------------------------

“好了好了!这么开心的日子要是都是哭的话,可可惜了你们这么可爱的脸哦~”

美咲和伦太郎点点头,都笑了,笑的很开心。

霜月雪成看着他们一家四口这么幸福的样子,突然明白了,伦太郎失去他们的时候有多么的痛苦。

“我是被旁边那只小羊叫过来的。说是这里有好吃的呢。”

“是的啊。 ”

“嗯?这桌子上面的照片是什么啊?全是女孩子啊。”

“啊,这个是刚刚活动的道具。”霜月雪成回答道。

“啊,是吗?啊,你叫什么名字啊!长的好可爱!”森静香看着霜月雪成说。

“啊……那个我,我叫霜月雪成。叫我,雪成就好。”雪成越说脑袋低的越低。

“啊,雪成害羞了。”一旁的朋也说,“雪成小时候就很受大人们喜爱呢~”

“没,才没有!”

“啊,是真的呢♪雪成君害羞了呢~唉为什么?”

“因为以前有一次运动会,雪成跑步摔倒了,在大人们担心之前,都分分说了一句'啊,好可爱啊!'之类的。”

“噗哈哈哈哈♪雪成原来你小时候是被大人们所包围的那种啊~”

“我不是,我没有。”雪成辩解道。

“是真的好可爱啊,雪成。”伦太郎的妈妈感叹着,用手捏了捏雪成的脸,“如果我还活着的话,看到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可能会把他带回家的哦~可以让他娶美咲的~”森静香调侃的说。

“妈妈!”伦太郎有些不满的撅了撅嘴但也只喊了一句,便在没有说其他的。

“妈妈,别这样啊……”美咲听到这句话,有些害羞的说。

“啊,话说刚刚选择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雪成选的是美咲呢。”站在一旁的洸说。

“是的呢~我作证!”宗四郎在一旁补充道。

“放在桌子上的女生这一个是谁啊?”森静香拿着洸的照片说,“总觉得有些奇怪啊。”

“啊~这个啊,妈妈这个是这位的女装哦~♪”

“唉!女装?挺好看的啊!”

听到这句话,洸的脸红了些许。

“啊,洸害羞了!”霜月雪成喊到。

“雪成!不要胡说!我没有!”

“唉~真的哎,脸红了。”

“那这个是?”森静香再次拿起一张照片。“跟雪成君长的好像啊。难不成这张是……”

霜月雪成看到那张照片,心脏顿时快要蹦出来。

“是雪成君的妹妹?跟雪成君一样好可爱哎~雪成君啊,你妹妹有来吗?要是来的话,可以把你的妹妹直接嫁给伦太郎吗?”

“唉?这个……她没来。”霜月雪成警报解除。

伦太郎啊,千万不要拆穿我啊。拆穿了我可就……话说伦太郎的妈妈哟,是牵红线的吗……

伦太郎看了雪成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是雪成感觉伦太郎在听到森静香说把她妹妹嫁给伦太郎的时候伦太郎就看起来心情愉悦呢。这是为什么呢?

雪成也没多去想。

“啊,这个啊,是雪成的女装哦~”

“唉!朋也,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是雪儿的女装吗?啊,太可爱了。真的是好合适啊!”

“雪儿……”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适合女装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都在怀疑我的性别和我身下的那个东西是不是我的了。

雪成倍感绝望。

伦太郎在捂着嘴笑,这个人笑什么啊!

“妈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啊♪”

“嗯?伦太郎想问什么?”

“如果我超级喜欢雪成♪妈妈会同意吗?”

伦太郎突然认真的问。

“唉,等……!”雪成在一旁喊到。

“啊!我会同意啊!绝对会的,想到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嫁到我们家了,我真的好开心!我支持你哦~伦太郎!加油!把雪成君追到手!”(助攻×1)

“啊,姐姐也支持伦太郎!伦太郎要好好对雪成哦。”(助攻×2)

“雪成要是真的喜欢伦太郎的话,祝福呢。”朋也说(助攻×3)

“伦太郎帧数长大了呢,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就没有理由不支持你这个选择了!我也支持!唯一的要求是……你当不要下面的那个。”幸太郎说着,慢慢幻想着他们之后的生活了。(助攻×4)

洸看着雪成,拍了拍雪成的肩膀

“认命吧,雪成。”

宗四郎也走了过来:“啊~恭喜啊!”

“我……”我好像还没说……什么呢。

雪成沉默了。

“所以!♪雪成你的选择是什么啊?不过好像也没有其他的选择给雪成你了呢♪”

“这是你本来的打算吧!”恼羞成怒的雪成鼓起腮帮子,怒气冲冲的眼睛,看起来更像是在……撒娇。完全没有任何杀伤力。

“啊~好恐怖哦♪吓死我了~♪”

伦太郎边憋着笑,边说着。”

随即,也不知道他们众人是为什么起了哄,开始推着他们两个。

伦太郎倒是一脸得意,看起来还有一种想张开双臂等待着羔羊投入自己的怀抱那种感觉。

…………

嗯,最后抱上去了。

-------------------------------------------------

好的,这里作者秋梓卿!(从来没说过自己的名字)

大家貌似都还挺喜欢快节奏的【?】

标题意味着一切(划重点!),这一篇是有两章的!

下一篇我要向大家展示,更加快速的感情线👌

是玩了男子协会下的脑洞。想着如果众人都是助攻应该挺快。

秋梓卿:我又想写囚禁play。

手:得了吧。你还有pocky篇没写。

废话结束。

-------------------------------------------------

(本章完,还会有待续的!ヾ(❀╹◡╹)ノ~)


我都要忘记自己是一个破画画得了。
p1是伦太郎 ,在课堂上画的。
其他的都是摸鱼也有自设。

【伦雪】回到过去(下篇)

“滴……滴……滴……”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被刺了那么多刀能活下来也是奇迹了。”

“是啊多亏了他,如果他因为这件事情而死掉了我们家会十分愧疚!”

“妈妈,我想来照顾他……”

“啊,伦太郎想留下来吗?”

“嗯,妈妈和姐姐赶紧去看爸爸吧。”

“好,那伦太郎乖乖留下来照顾他哦。”

“嗯!”

-------------------------------------------------

消毒水的味道,刺鼻。

这是雪成恢复意识之后的第一想法,

接着就是,浑身都好疼。是……发生了什么吗?啊,对了……我穿越到了电车事件,救了伦太郎一家……这样之后的恶狼游戏也就不会发生了吧。

雪成缓缓的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头黑发的少年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小刀,正在专心致志的削着苹果。以至于他没有意识到雪成已经醒来了。

“伦……太郎?”

“啊!雪成你醒了啊♪”

“嗯……”

“来~苹果♪”

伦太郎将刚刚削好的苹果递到雪成嘴边。

等等。这突如其来的违和感是什么?我好像还没有自报姓名吧。也许是住进医院的时候医生叫我名字的时候听见的?这个尾音伦太郎一直都带着吗?好奇怪。

雪成微微皱着眉头。

伦太郎仿佛是猜到了雪成在想什么

“雪成啊♪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我们不是在恶狼游戏而是在这里吗~♪”

果然这个违和感是存在的。

“我本来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回到了电车事件,没想到你也回来了。”

“嗯……我也很吃惊。”雪成没注意伦太郎脸上的神色变化,坐起来靠着枕头。用手扶着下巴沉思。

“我本来想自己解决掉俗也的,亲手杀掉他。”伦太郎眼神与以往不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凶狠了一些,但很快便消失不见。“但是你冲出来了,真的是快要把我吓死了。”

“原来设定不是死了之后就可以回去这种?”

“雪成君。这里可不是虚拟的啊。”

“唉,也就是说……我是真的回到了过去?”

“是我们♪”

雪成沉默了,伦太郎也没说话,他们两个就相互望着。
突然有些尴尬啊。
“话说拓也不是录了视频吗?结果怎么样?”
“雪成想知道吗?♪”
“嗯。”
“诺♪拿去吧♪”
伦太郎将自己的手机递过来。
上面是拓也录的视频。
是雪成拖着尸体在哪里缓慢的走。和他所处的车间里面请求出去帮忙和拓也自己大声说他们疯了,想死吗?的视频。
而下面的评论是……
1l楼主是什么恶魔?不知道去帮忙吗?
2l啊我同意楼上,楼主如果是男生,两个人很快就可以搬到车间里面了,这样那个男孩子不会挨刀。
3l嗯有道理啊楼上。
4l楼主就是一禽兽?
……
“几乎全是责怪啊。”
“那是他活该♪”
伦太郎说完,房间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

黑发的伦太郎确实跟虹发的伦太郎不一样呢,黑发的伦太郎显得

“好乖巧啊。”

“嗯?什么好乖巧?♪”伦太郎有些疑惑。

糟!不小心说出来了。雪成心里杂乱如麻。怎么把这一句说出来了怎么避免尴尬啊,尴尬死了。

“雪成是指我嘛~♪”伦太郎仿佛意识到了。

“不不不……怎,怎么可能呢。绝对,绝对不指你。”

“雪成是想说,黑发的我很乖巧吗?”

太敏锐了啊,“是,是的。”

“啊,是嘛……”

“啊哈哈哈哈,是的。”

气氛变得好尴尬啊。这怎么办啊……雪成十分手足无措。要转移话题。

“啊,对了对了,你既然是原来的那个力气大的伦太郎,而且还想亲手解决俗也,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我挨刀?”

“啊,这个啊♪因为这样的雪成让我更加喜欢了,就像看着我喜欢的雪成会做出什么举动♪可没想到你居然冲过去了,那个俗也还刺伤了你。”

“……你喜欢的……什么?”

“我喜欢的雪成啊♪”

“哈?”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十分喜欢你。”

“唉!!!!!!!”

伦太郎站起身,双手撑着病床,将雪成整个笼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反正你也受了伤,拖着这样的身子你也逃不了了呢♪乖乖的喜欢上我吧~啊不,爱上我吧~♪”

可以猜出来说这句话的伦太郎心情是有多么的愉悦。

“所以我还有一个问题~雪成是喜欢虹发的我,还是黑发的我呢?”

伦太郎的脸在雪成面前慢慢放大,最后伦太郎凑到雪成耳边吹了一口气“告诉我答案呗♪雪成君♪”

接着伦太郎又正视着雪成的眼睛。

距离接着靠近

5cm

4cm

1cm

双唇紧紧的粘在一起。

伦太郎轻车熟路的用舌头撬开雪成的贝齿。

用舌尖挑逗的对方的舌头。用右手扣住对方的脑袋不让他逃离。

就这样子持续了一分钟。

伦太郎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雪成的唇瓣,他们之间有一条银色的线。

“哈……哈……”雪成有些喘不过气儿。

“雪成♪难不成你是第一次kiss?♪”

“哈……哈……肯定是的啊!……难不成你是第二次啊!”

“不是哦♪雪成不是第一次哦♪”

“哈?那你说是第几次啊!”像是炸毛了的猫一样。

“雪成在恶狼游戏的时候,我都有悄悄的吻过你哦♪不过那些时候你都睡觉呢~♪”

“哈?!原来……我……”

“好啦好啦♪所以雪成,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不了,我是男的。”

“唉♪那愿意成为我一生所爱的人嘛♪请雪成君在三秒之内回答我哦♪不然我就默认同意了哦♪”

“好。”

“嗯?!”

“我说好……”

“唉♪雪成君这么快啊♪”

“拒绝我肯定做不到,看看我现在得身体状态就知道我做不到了……不回答会被默认……所以……我喜欢你。”

“唉~♪这样啊♪那因为雪成在三秒之内作答成功♪答案正确,出题者我决定给你一个小奖励♪”

“嗯?是什么?”

伦太郎扑过去抱着雪成。脑袋抬着看着雪成。

“奖励是♪一只永远爱你的伦太郎哦~♪”

“啊啊啊啊啊,痛死了痛死了!压到我伤口了!”

“唉♪我明明特意避开了的说~♪”

-------------------------------------------------

好了。

“回到过去”这个顺利结束。

其实我觉得,我写的文啊,他们两个的感情线有些发展的太快了……

虽然我也觉得有些快……但我并不想改啊,快一点没什么不好的是不是🌚

【伦雪】回到过去

……

距恶狼游戏结束已经有几天了,伦太郎所在的大楼爆炸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自己的内心居然很希望他会活下来,可能是觉得他好像跟自己很像吧。只不过是装着不懦弱,不害怕而已。

回到自己住处的雪成累到只想睡觉。

“呼,先睡一会叭。”说着雪成便慢慢睡着了。

-------------------------------------------------


“求求你们开开门!救救这些孩子啊!求求你们啊。他们是无辜的啊!”一声大喊传来,因为有车门隔着,所以那声呼喊声音并不大,但却给身处对面车厢的二人带来很大的震撼。

“开什么玩笑!那个人就在你的身后啊!”

雪成被这一句大喊吵到,缓缓醒来。

这是!?哪儿?

电车?我不是在卧室里面睡觉吗?怎么回事?这个地方,这个环境。

难不成?!

我回到了电车事件?

雪成抬头看了看抵着车门的二人,想起了伦太郎的话:“拓也和神木律也在车上,只是他们的样子跟现在不一样而已。”

他们的样子?那个绿色头发的,难不成是律?!但是,这个样子的律我完全不认识啊,这是完全的好学生吧!哪有现在律那样毒舌活泼的样子!旁边的是拓也先生?真的不像。

雪成看着他们两个人用尽全力抵住车门,门外的女人拼命的哭喊着。

既然是这样,那对面伦太郎和美咲也在吧。这个妇女是……伦太郎的妈妈?我没猜错的话就是因为这件事伦太郎才会举办恶狼游戏,才会变成那样的!就是他们!要阻止!我已经不是那个懦弱的了,我要改变!


想到这儿。

雪成的身体已经率先行动起来。对面的妇女看见又来了一个人,已经觉得没有任何希望了。

可她突然发现,再次上来的这个男孩子没有跟他们一样在抵住车门而是在拼尽全力帮助自己。

“快啊,要活下来啊!”

妇女听见,更加用力推。

“你疯了!那个杀人犯就在对面!放进来我们也会死的!”是拓也。

“难不成不放进来就不会死吗!这么多人难不成打不过他一个吗!只能逃避吗!对面也有人!你要是在那边,我不给你开门,你会怎么样啊!”

“但是我不在那边!我是安全的!”

雪成觉得拓也是没救了,但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有一股很微弱的力气也在帮自己。

他看看周围。

是律!她在帮自己。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你们是一群疯子!我不想陪着你们这群疯子一起去死!”

但是他一个人总是不行的。车门打开了。

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冲了进来,但是那个男人已经被刺了一刀,大量的鲜血从男人肚子哪儿涌出来。

“快快快!关门!”拓也害怕到面部十分狰狞。

“别!那边还有人!别关!”

“你是个疯子,你要是想死就自己去死吧!”拓也对雪成吼道。

这时伦太郎的妈妈发话了“谢谢你,已经不用了,救不了了……能放出我们很感谢……”

雪成看到她的眼中含着泪水。她怀中两个孩子紧紧的抱着对方。

美咲礼貌的点点头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另一个是伦太郎吧。

原来这个时候的伦太郎是一头黑发啊,不是虹色头发啊。

伦太郎抬起头,看着雪成。

雪成发现……他的眼中含着感激,不是那个恶狼游戏的举办者该有的那种。

要救就全救吧。

“对不起……但是我想去救。”雪成小声的说。

他冲过去了,向着准备要再次对伦太郎的父亲刺一刀的俗也冲过去了。

留下了在哪一个车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们,包括伦太郎。

雪成对着拓也大喊:“比我都胆小难怪你火不起来!真是该!”

俗也被突如其来的冲击给推倒。

“妈妈,妈妈明明我这么爱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俗也对着雪成吼道。

雪成不理会,他只使出全部的力气去拖动着伦太郎的父亲。

俗也慢慢的站起来。举着手中的刀。

嘴里念叨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妈妈啊,为什么啊?”

被雪成拖着的人,喘着粗气但是还是断断续续的说:“不……不要救我了,你,你也会,死的,他们,活着,就好了,哈……哈……”

“你没有想过他们会对你的死很伤心吗?”

“想过,但……你确实没办法的吧……”

“嗯,我知道了……”

雪成终于把他拖到了车门的位置,并且让他靠着车门。

用手轻轻的敲了敲车门,发现,拓也正在用手机录像。

真是什么时候都想火的人啊。

俗也离雪成已经很近了。

“快跑啊!”处于对面车间的所有人都大声喊着。伦太郎也用十分害怕惊慌的眼神看着雪成“快走啊!”美咲对着雪成说,虽然声音微弱,但她很希望那个帮助了他们的男孩子活下来。


雪成没有听他们的话,更没有逃走,他知道这有点丧心病狂。他慢慢走向俗也。

而俗也伸出手:“妈妈,妈妈,求求你不要打我了。”

律和拓也看着那个不认识的男孩子拖住了俗也。

打开车门,将倒在地上的男人拖了进来,留下一条血痕。

拓也还是在录像。

雪成居然觉得看着他们可以活下去的感觉真好。

他是不是疯了?

明明自己以前只是为自己着想的人啊。果然是伦太郎的功劳吧

俗也举起右手的刀,狠狠的刺向雪成,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要再打我了。我会好好听话的。”

一刀,两刀……

看的对面车厢的人都心惊胆战。

电车到站了。

车门开了。

在陷入完全的昏迷之前,他看见警察来了。

他们获救了啊,真是太好了……


-------------------------------------------------

好的本篇没有完,

有好多个坑想填以至于我用一张纸列了半面纸的脑洞。

还有下一篇……

绝对不是刀。

其实想弄一个合集,好像要开电脑。


【伦雪】关于女装。

是的又是我。

这次是突如其来的脑洞。

关于雪成酱女装这个梗。

半原文向,这次有男子协会,也有女孩子的(女子协会我还没玩……)并不是按照原文顺序来的。

文笔渣ooc全中。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下文👇

-------------------------------------------------

……

“雪成女装真可爱呢♪就像真的是女孩子一样~”伦太郎看着雪成女装的样子心情越发愉悦,句尾的音调比先前的高了许多。

“伦太郎……就算这句是在夸我我也是高兴不起来的……”

“但是雪成真的很好看啊♪这是实话。”

“伦太郎,你不知道有些实话说不得吗?你看雪成的脸跟锅底一样黑了!”神木律在一旁叫到。

“唉,真的唉♪但是姐姐教我要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呢♪”

“伦太郎,当你举办恶狼游戏的时候,你就不是诚实的孩子了,顶多老奸巨猾的孩子。”洸指着伦太郎吐槽道。

“我不适合穿女装!而且!我的脸也没有跟锅底一样!”雪成忍不住大叫一声。

“好啦好啦,伦太郎不要再对雪成君恶作剧了。”美咲对一直在看似恶作剧其实在对雪成加深感情(调情)的伦太郎稍做了一些提醒。

“哦~♪既然是姐姐大人说的话我就不对雪成再次恶作剧啦~♪”伦太郎说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补充道“占时哦~♪”

“雪成穿这些真的很好看呢。”站在一旁的朋也说。

“唉!连朋也 也……”雪成有点全世界都觉得自己穿女装最好了的感觉。

“雪成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可能会成为我的好闺蜜吧。”小宫千惠说着。

“可能所有人都是你的闺蜜吧~”神木律说。

“不……不是,对不起。”

“啊,千惠不用每次都道歉啊,也不用这么自卑的,哥哥觉得你没做错!”千惠的哥哥说了一句。

“你们为什么都要议论我穿女装!明明旁边还有一个穿着女装的家伙,为什么要无视他!”

其实雪成并不打算说出旁边还有洸穿着女装 ,好像没什么人注意他,因为注意力全在雪成这里。但是!当雪成看到洸那幸灾乐祸诡异而且猥琐的微笑的时候,他不忍了!

辛灾乐货?不存在的,看我现在就把目光转移到你这边!

“啊,是哦♪确实还有一个人再穿女装,但是啊!这跟雪成君不能比吧!♪一个清纯可爱,十分萝莉,想要让人抱在怀里♪,然而另一个呢♪emmmm怎么说呢?十分……有男……不不不是女子气概呢♪”
众人表示,我同意这个观点!

洸自然是不爽的“有本事你们来!”

“我们才没有那么傻呢♪”

-------------------------------------------------

梅林在这时说话了“好了好了,看来大家相处的很和睦嘛。但是我们要接着开始进行下面的环节了哦~好了交给你了女版雪成~”

听到自己被这么叫,突然有的不爽的雪成缓缓看向伦太郎。

“呐,我说伦太郎啊,这两个东西所有的人程序都是你编程过的吧?那这一句可以跟我解释一下吗?”

“一脸和善表情的雪成还真是“可怕”呢♪这个啊,我也不知道怎么换回来哦♪小雪成呐♪就占时委屈一下咯~况且也没叫错啊♪好啦好啦,接着主持吧,雪成君♪”

这不是摆明了是在转移我的话题吗?

“好的,那我们继续。”

“唉哈哈哈!你们也有今天!刚刚笑话我们的人哟,你们做好觉悟了吗?”

众人有些不好的预感。

“下面的环节,由我来抽签决定谁接下来穿女装!”

“什么!!!!”除了伦太郎以外,其他男生全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哦,不对,是除了伦太郎听完之后一直都很淡定,就是雪成还有洸已经在女装中的两个的其他男生全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唉♪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唉~♪”

“一点都不有趣!到不如说是噩梦!”拓也说着。

“是的啊!我虽然觉得看他们女装还蛮好玩的,但是一点都不像自己亲自体验!”建男警官说。

“啊……雪成抽签吗?感觉有不好的预感呢。”朋也说着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

“没事放轻松,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呢。”仓鼠警官说着(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忘记他叫什么了)

“噗哈哈哈哈哈,男生要女装?我突然有点想看建男先生女装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律边笑边说。

“虽然这样不大好,但是我也想看呢,毕竟建男先生这样体型女装应该会有别样美吧。”千惠说着。

“我也有点……”美咲说。

“啊,姐姐居然也跟他们一样开始期待了呢♪”伦太郎用袖子捂住嘴巴,装作吃惊的样子。

“好了!我要开始抽签了!”一脸坏笑的雪成说着。

在三挑选的雪成选择了一个位于第二排第三个的那一根。

“让我看看,是哪一个这么幸运呢?”

“是谁呢?”

“啊!”

“是朋也!”

除了被点到的朋也以外,其他男生几乎全在庆幸呢。哦,也除了伦太郎。

“啊!是我啊。那我,乖乖认命去换女装了。”

-------------------------------------------------

“不知道朋也女装是什么样子的啊!毕竟很期待呢。”

“不知道是跟雪成一样还是跟洸一样呢♪”

“打爆你的狗头你信吗?啊!伦太郎?”

“咦惹♪洸激动了呢♪是被事实所伤害了吗?”

-------------------------------------------------

“我换完了……”

“啊,朋也腿好看的!”

“身为女生我也这么觉得。”律说着。

“真壮实♪”伦太郎久违的将手伸出袖子比了一个大拇指。

(之后评论跟原作一样。我懒了🌚)

-------------------------------------------------

“朋也的女装我也看完了啊。”雪成说着,

“但是我还是有点想看伦太郎的女装呢。”

“对我也是。”洸在一旁附和。

“不行哦♪”

“唉为什么不可以啊!伦太郎不想女装吗?那待会我就抽中你,让你女装!”

“哈哈♪雪成我不是这个意思哦♪我可以女装,但不是现在哦~我只想女装给雪成你一个人看♪你要是想看,我什么样的都可以穿给你一个人看哦♪~”

伦太郎凑到雪成耳朵旁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雪成感到自己的耳朵穿了丝丝的酥麻感,不禁打了一个颤。接着带着独特的尾音声音便说

“所以说,雪成♪你想看吗?不过呢♪~我可是会带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利息哦~”

-------------------------------------------------

众人:妈蛋,狗粮。

-------------------------------------------------

我想玩一下,请让我浪费大家几秒钟。就一直往下翻就OK。谢谢配合💞

没了。

(本章完)



















个锤子,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完吗?











不你猜错了我就是这么轻易😏

算了我要善良。

给个预告。

-------------------------------------------------

下一章:来选择自己喜欢类型的女生吧!

再就是:pocky来一波。

“啊♪真是不幸呢~你说是吧雪成君♪”

“嗯,是啊 ,这次的惩罚居然是……”

-------------------------------------------------希望不要没人评论。

除了伦雪,还有什么cp你们想看啊。(洸伦,伦洸绝对不可以!是绝对不可以!)

这样下次写就很方便了。

再废话一句!我感觉我很高产!

算了我不高产。

【伦雪】

大概是看到夏娃计划里面放烟花的时候“小宫千惠说:我也想驯服伦太郎”这个脑洞。

ooc严重,且文笔渣。

伦雪向

-------------------------------------------------

……

神木律看着那个超级听姐姐的话乖乖且坐过去的伦太郎不禁说到:“这就是被驯服过的伦太郎吗?”

小宫千惠接着补到一句“我也想驯服伦太郎呢……”

“啊,你又在说什么奇怪的事啊!”神木律大叫。

“啊……对对不起。”小宫千惠低下头道歉道。

“小千惠,好有趣呢♪”伦太郎在这时发了言。

“我可以理解为,你接受我的心意么?”千惠对伦太郎说。

“啊,这件事更加奇怪了!”神木律再次说到。

“啊……对不起。”千惠再次低下头去。

伦太郎没有说什么,眼睛却悄悄移到霜月雪成身上。

【驯服我……是么?】一丝笑意浮现在伦太郎的嘴边。

“说起来,我也有一个想要让他驯服我的人哦~♪”伦太郎抬起头看着众人,像是伸赖腰一样将双手举起来(但双手还是在袖子里面)

“唉,是谁啊?”神木律八卦的问道。

“嗯♪这个嘛♪……”

“肯定是他的姐姐了,不然还会有谁?”洸习惯性用手指着伦太郎。

“不是哦♪除了姐姐,还有一个人呢♪”

“还有一个人……会是我吗?”小宫千惠小声嘀咕。

“不是小千惠哦♪”

“呜哇,对,对不起,猜错了。”

“会是谁呢?伦太郎居然也会有在意的人啊。”沉默已久的霜月雪成开口道。

“我想要让他驯服我的人是♪是小雪成哦♪”

“唉?!我?!”雪成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不禁有些诧异。

“是的呢♪所以小雪成愿意驯服我嘛?♪”

“额……我……这个我得,好好想想……”

“那我就当小雪成你同意了哦~♪”

不等雪成说什么,伦太郎就抱着雪成坐到了姐姐旁边。用衣服将雪成抱在衣服里面。

“小雪成,好温暖呢♪”

而美咲看着自家弟弟这般开心,觉得

伦太郎真是长大了啊,姐姐我也要帮助伦太郎追到雪成君!

神木律“唉,是雪成君吗,这个结果还真是令人大吃一惊呢。”

“啊……是雪成啊……没想到伦太郎喜欢的是身为男孩子的雪成啊。”小宫千惠一脸复杂的看着雪成。然很快变成了一脸祝你们辛福的表情。

零人则是感叹“太郎哥真厉害呢。”

洸则是“伦太郎你要我们来看烟花其实是来让我们吃狗粮的吗?”

“别,别这么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雪成被伦太郎用两只手抱的紧紧的,因为衣服很大,雪成被这么抱着,显得格外小巧。

“啊♪不是啊♪只是小千惠说到被驯服这个话题,不知不觉就想到了,想被小雪成驯服呢♪而且,小雪成呀♪好小一只♪真可爱呢♪嘿嘿~”伦太郎用自己的脸蹭了蹭雪成的脸。

“小雪成真是太可爱了♪”

“别这么说……我快要羞死了……”

“好的♪”

“所以这就是被雪成驯服了的伦太郎?”

-------------------------------------------------

没了。

【伦雪】

是伦雪

但文章ooc

而且是一个脑洞玩到结局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设定大概是他们两个的感情是:伦太郎是喜欢雪成,而雪成对伦太郎有好感,更多是友情。

文笔渣

应该不是刀,算是糖【?】

好的,废话不多说,正文👇

-------------------------------------------------

  …………

“你,走吧……”抱着姐姐尸体的伦太郎过了许久才说出这一句话。

霜月雪成尽管很担心伦太郎,但还是头也不回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空气,真好啊……”雪成不禁感叹道。

如果他能出来跟我一起就好了。出了大楼,走到小树林子里。

雪成突然顿住自己的脚步。一股凉意从脚蔓延到头顶,背后似乎都出现了冷汗。

是的,他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好像闻到了一丝汽油的味道。

联想起伦太郎现在的状况:父母早已去世,一直跟自己相依为命的姐姐刚刚被他自己一枪打死。再连接起那一丝汽油味,难不成!?他要自杀!对一定是这样!

要赶紧回去!不能让他死掉!绝地不能!

雪成感觉自己用了一生中最快的速度,冲到刚刚逃离的大楼里。猛地推开门,向雪成扑来的是一股刺鼻的汽油味,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拿着打火机正要点燃汽油的伦太郎。

“伦太郎,住手!”雪成大叫道

“你回来干什么?你想我把你杀掉吗?!”

“额……这个,我。”

“看吧~♪果然你还是一个胆小鬼呢~♪”伦太郎突然语气恢复到平时。

“不,不是,我回来只是想说一些东西给你……”

“哦~♪那你说吧~♪”

“你姐姐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也希望你好好活着,开心的活着,虽然我觉得开心有点困难。但这是你姐姐的希望不是吗?如果你现在在这里死掉了,你姐姐会伤心,会很失望对你很失望。”

可能是那一句“很失望”正中伦太郎的靶心。伦太郎又一次重复了当时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你懂什么!你只是在不懂装懂,姐姐说的什么我自己知道!”

“那你还要自杀!觉得自己死在你自己姐姐的身边就很满足了吗!伦太郎!你这样我瞧不起你!”

伦太郎愣住了嘴里好像在一直小声重复着那句:“我瞧不起你……”

雪成接着说:“你可以尝试着活下去,我可以陪着你,当然如果你需要的话。虽然我不想你姐姐这般了解你,但……好歹可以陪着你吧……因为,你是除了那个人之外,让我感到很亲切的人啊。”最后雪成对着他微笑说:“一起回去吧,伦太郎。”

伦太郎缓缓抬头,直视我的眼睛。雪成看到了,他眼眶里的泪水。他站起来,向雪成走来。带着哭腔和颤音对着雪成说:“我还有地方回去吗?我真的可以回去吗?是……真的吗?你会陪着我吗?是真的吗?是真的吧?真的吗……不是,骗我的吧。不是的吧?”

雪成对着伦太郎笑了:“绝对不骗你。”雪成不知道伦太郎是在哭还是在笑,但事实是伦太郎紧紧抱住了雪成将脑袋埋到雪成的肩膀那儿。

伦太郎想着:是什么时候开始后悔了呢……是开始杀掉拓也先生的时候,还是刚刚开始举办的时候呢?

……好像很久之前就后悔了吧,恶狼游戏……其实只要狼方不杀人,就可以结束了一切了,所有人都可以活着,姐姐……也是。是我害死了姐姐,明明要保护她的。如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举办恶狼游戏,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姐姐会找一个人辛福的生活在一起吧。不,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

“呐~♪雪成,”

“嗯?”

“我想你是对的。所以,我……真的有资格,活下去吗?真的可以让我活着吗?”

雪成听完后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可以啊。”

“雪成……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刚跟你说,”

“什么事情?”

“我喜欢你哦♪”

是朋友之间的喜欢吧。

“嗯,那我也喜欢你……”

-------------------------------------------------

我果然是文笔渣……能看就不错了我丢。

之后:

-------------------------------------------------

“雪成愿你安息。”

“安息什么呀安息,我不就是困了睡一会嘛……哦对了,你今天去看了你姐姐吗?”

“啊~♪雪成你好像忘了什么哦~♪”

“我忘了什么?”

“你忘了,我的姐姐就是你的姐姐这一件事啊~♪虽然姐姐也是我的,你也是我的呢~♪”

“……”雪成,沉默了。甚至觉得伦太郎说的真有道理。(作者:所以雪成你是傻白甜吗?,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是吧~♪”

姐姐,你看到了吗?伦太郎没辜负你的希望哦~♪我已经找到了自己所珍惜的人,姐姐你也要找到啊♪

也许是巧合,被风从窗外吹来的一片叶子缓缓飘来,轻轻地在伦太郎脸上滑了几下,似是在抚摸。

“就像姐姐安慰哭泣我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