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梓卿

【伦雪】杂七杂八的脑洞(2)

first:

现在是上课。雪成正在很正经的写一道数学题。同桌是伦太郎。

而此时伦太郎已经写完了,正撑着头勾着浅浅的笑看着雪成。

雪成放下笔,长呼了一口气。就感觉有一个暖暖的东西贴上来了。他知道是谁,脑袋往右边靠了靠。

“唔,雪成抱着是真的很舒服呀♪”雪成表示已经很习惯伦太郎这么做和这么说了。

每次在写题的时候乖乖看着他。

一写完就扑了上来。拿起笔的时候,就自己主动下去。

偶尔还会说说:“快点写呀,写完了我好抱着雪成~♪”

second:


“雪成久违的带了一条围巾呢♪”

雪成带着一条跟自己的衣服颜色差不多的围巾。雪成不喜欢戴围巾,因为他想自己的衣服都是高领的,为什么还要带围巾呢?

这次不同风呼呼的往脖子里头钻,无缝不入。冷到令人发抖了,加了一条围巾,不得不说确实是好多了一些。

“这一条围巾我也有同款呢♪雪成等等我呀,等我拿出来跟你带情侣围巾。”

雪成的脸在他不知情时默默的红了


虽然看着十分的难受
但是果然我还是希望第二张伦太郎对面的是雪成啊……

【伦雪】各种脑洞合集 (1)

脑洞一:如果雪成这么大还不会系鞋带。


雪成好好的走着路,然后走着走着感觉自己的鞋子有些松垮垮。

地头一看。

哦,原来是鞋带垮了。

【什!鞋带垮了!我就知道我不应该穿带着鞋带的鞋子出门。天啊我又不会系鞋带。】

雪成对这个鞋带束手无措。内心又是万分崩溃。

“呀~小雪成在这里干什么呀♪”

“额……没什么。。”啊,是伦太郎。

“啊咧,小雪成呀你的鞋带散了哦,要记得系一下♪”

“那个。我……”雪成内心十分纠结到底说不说这一件事情。【感觉说出来会被笑话死啊。】

“嗯?雪成怎么啦♪”

“我……那个我。我,”

伦太郎微笑着看着雪成。

其实伦太郎内心是这样的【啊啦啦♪雪成这样是要向我表白吗?好开心呀!不过雪成君你可要想好了,表白了就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啦♪嘿嘿,逃不掉的哦~】

“那个其实我!不会系鞋带……”

伦太郎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

“唉~……原来不是表白啊……”

“算了算了~雪成君呀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原来雪成你不会系鞋带啊~♪嘿嘿”

“好啦好啦,快点帮我!”雪成感觉自己羞愧万分。【把不会系鞋带什么的说出来实在是……】

“好好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哦~”

“嗯?”

“我帮雪成系鞋带,雪成你要很我表白哦~♪”

“什?!”

“不然不帮忙系鞋带,还可以悄咪咪的跟外人说哦♪”

“好好好,我表白……我表白。”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就不跟他说了。

“我啊,我等着~”

“不是先系鞋带吗……”

“万一系完鞋带雪成跑了怎么办。”

【就你那手劲我也跑不了啊。】

“好吧……我,我喜欢你……”

“好的!我来系鞋带了,雪成把脚伸过来一点♪”

那一天雪成觉得其实这个人还是蛮可爱的。


脑洞二:如果人死后……


【如果人死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爸爸,妈妈?!姐姐!”

伦太郎十分的吃惊,因为本是过世了的父母和姐姐,在伦太郎跳下大楼之后出现在了这地方。说来也奇怪,伦太郎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这个地方伦太郎总觉得有一些莫名的熟悉感。

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只知道跟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摸得着看的见的父母姐姐相拥,

“对不起,伦太郎,让你久等了。”是道歉,是包含愧疚的抱歉。

“不,已经结束了!姐姐,我没有自杀哦~,这个不算是自杀哦~我在属于我自己的时间里面活过了,很开心~♪只是很对不起那两个人而已啊~♪特别是,雪成……”

“嗯,姐姐知道,伦太郎已经尽你最大的努力了!姐姐不会怪你的。”美咲也似是在安慰一般顺了顺伦太郎的头发。

“那我们走吧。”

“嗯!”

“伦太郎,等等!”在某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而伦太郎却瞳孔一缩。

“这个声音是……!?”雪成?!

【不,这是可能的啊♪雪成他可是好好的跑走了啊。亲眼所见呀~♪】伦太郎殊不知他已经露出了沮丧失望的表情。

“伦太郎!不是都叫你等等了吗……”又是那个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带上了委屈和无奈。

伦太郎很希望是心中所念及的那位心尖尖,但同时有希望不是,他希望那个心尖尖好好的活着。

但他始终是坳不过自己的好奇心,缓缓地转头。

脖子上的绿色耳机,头上的深红色帽子。

班红斑黑的衣服。

真的是他。

“hi,伦太郎,我来了。”

“你?!你来干什么??”伦太郎现在充满着问号,如果说这里是死掉的人才可以来的话。那雪成?不就……

“你是怎么来的?傻瓜……”伦太郎很无奈,又很心疼。心疼他绝对是用了一些手段来到这里的。

“唉,那个……”雪成尴尬的用手挠挠脸颊。“伦太郎跳下去的时候我在窗户哪里看到了。我很伤心,因为明明当初打赢好的要一起活着的你却反悔了。但是能怎么办呢?我也拦不住你啊,我是很胆小懦弱,但是我拼尽全力挣脱了洸拽着我的手臂,从窗户那里跳了下来,然后我就来到这里看到你了。”

“你是傻瓜吗?!”伦太郎现在有些恼羞成怒。“我不是叫你好好活着吗!”

“但是我想陪你……”雪成用两只手指互相点着,更显得十分无辜。

听到这一句话 伦太郎双眼微微睁大,伸出双手抱住雪成。“真是个傻瓜……”

雪成也回抱住了伦太郎“嗯,是喜欢你的傻瓜。”


脑洞三:假如雪成害怕蜘蛛。

……雪成跟往常一样坐在这个不知道是在哪里的房子的客厅里面,盯着角落里面的钟发呆。

突然一只有这八只脚,黑不溜秋的小东西爬了出来。

雪成定睛一看。啊是一只蜘蛛。

看了一眼又默默的将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

【等等?!蜘蛛?!!】

雪成“嗖”的一声站了起来。

左手不知道摸到了什么就直接往来人身上一跳。

雪成闭着眼使劲抱着那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那人没有将自己丢掉,或者将自己大声指责一顿,更加重要的是,抱着一个成年的男性,居然没有跟自己一起摔倒。

雪成心中有了一个人的名字,虽然雪成极否认那个名字,但还是缓缓的睁开眼。

进入眼帘的是虹色的头发,和带着不羁的笑容的脸。

“伦……伦太郎。。。你,好啊……”【谁来不好为什么是他……】

雪成现在十分的尴尬。

“那个我……”

“雪成君好轻啊,感觉好像一只手都可以抱得动呢~♪”

语气中的愉悦实在是太明显。

“不过我才知道♪雪成君原来害怕蜘蛛啊♪看来之后的房间清洁要注意啦♪嘿嘿~”

“啊,没,没事的。可以放我下来吗?”

“不可以哟~♪雪成君害怕蜘蛛吧~我怎么可能让雪成君自己一个人担惊受怕呢?♪等等我哦,我去拿一下杀虫剂~我记得有的。♪”

说着伦太郎就公主抱着雪成在硕大的房间内走着,寻找着杀虫剂,而在此期间,伦太郎时不的低下头看看怀中的雪成,偶尔露出愉悦的表情。

“啊!看到了♪”

“啊,是的!”雪成有一种自己解放的感觉,毕竟如果要拿着杀虫剂就不好抱着自己了。

“唔♪我该怎么一边抱着雪成,一边拿着杀虫剂杀虫呢?♪”

“唔♪有啦~”

“嗯?”

说着伦太郎用手调整雪成的姿势,让他坐在自己的左肩上。左手像安全带一样圈着雪成的大腿。右手则是拿着杀虫剂。

“伦太郎啊,为什么要用左手抱着我呢?”

“这个啊~是因为,左手是我的惯用手呀~♪用自己的惯用手的话♪可以更加保护雪成不掉下来呀♪”

雪成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暴击,【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之后我们的雪成已经被伦太郎成功攻略

-----------------------------------------------

众人:今天也是吃狗粮的一天呢。

-----------------------------------------------作者的废话:

几乎全都是脑子里面,一闪而过的想法,不想发单片就弄了一个合集呀。

十分ooc

十分文笔渣

别介意

最后

食用愉快♡


【伦雪】pocky!

……

“大家厚!这里是你们亲爱的梅林!今天我们男女子协会有开展了一个活动呢!”

“是的没错,是pocky……”威尔夫完全捧读。

“要富有感情!”梅林对着威尔夫说。

“好好好,知道了。”

“那么现在开始介绍规则!每个人在箱子里面抽一张纸条,纸条上面会写着相应的数字。”

“什!?又是数字……不会像上次那样是……生死决斗吧……”雪成有点害怕,毕竟上一次的决斗实在是太吓人了。

“不会的不会的,主持人雪成淡定这次可不会是什么生死决斗。保证你性命无忧。”

“嗨以……希望是这样吧。”

“雪成雪成~♪别害怕,这不还有我在吗~♪”伦太郎往雪成那边靠了靠,蹭了蹭雪成的脸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到。

“也……也是的哦。”毕竟最危险的人就是你啊。

“好了!大家先开始抽签吧。”

众人聚集在一个正方体的盒子周围。

当他们纷纷拿出来一张小纸条,并且打开时。他们发现!

【这些居然真的就是普普通通的小纸条!实在是太吓人了!】这大概就是他们唯一的想法。


“好的让我们看看一号是谁吧!”

“是我!”律举着自己的手喊着。

“好的那么请律站到这里来。”梅林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

“那么第二个是谁。”

“额,是,我。”小宫千惠举起了自己的手。并自觉的站在了神木律的旁边。

“那么第三个是……”

“是我。”小宫千草轻轻的拉着自己的领带说着。

“啊,原来第三个是哥哥啊。”

“嗯,是的。”

“那么有请……”

“是我。”洸打断了梅林的发言。直接站在了小宫千草的旁边。

“hi,原来站在我旁边的是洸君啊。请多指教。”

“我觉得没什么好指教的。”洸冷冷的回答道。

洸有些慌张,因为刚刚选的人中间,小宫千草选择的手女装的自己。而最尴尬的就是,现在这个选择了女装的我的人还就站在自己的旁边。。。

“啊啦啦~第五个是我。”宗四郎微笑着说到。

“轰隆隆”洸君感觉有什么雷电从他的脑袋上劈下来。

“什么!是你!”

“啊~是我。”

“好啦好啦让我们看看下一个是谁吧。”

“啊,是我。”美咲说着。

“啊!姐姐要跟那个警官站着。唔……”

“好啦好啦,没事的啦。”美咲摸摸伦太郎的头顶(顺毛)

“唉,这要弄起来太慢了……那么请大家按照顺序,直接这么开始站就好了!”梅林拍了拍蹄子。


雪成看着自己手中的纸就那么按着顺序站了。

他走到了,森美咲的旁边。

“啊~原来我的旁边是雪成啊。多多关照啊。”美咲微笑着说。

“啊,好,好的。”原来旁边是美咲小姐啊。

雪成没有看他右边的是谁。然后游戏就这么开始了。

雪成好像没有看见在他旁边一个阴森森的醋坛子打翻了。

-------------------------------------------------

神木律轻轻垫垫脚尖。将口中的那一根pocky在小宫千惠的面前晃了晃。

千惠微张着双唇想要去咬着,可是律却偏偏不让千惠顺心如意,当千惠想要咬下去的时候,故意往相反的一方一偏。

“律!别耍我啦……”

“呢腰靠泥寄几”

喊着一根pocky的律说话一点都不清晰。

“唔,那我就只好……!”

“?啊。”千惠用手捏着律的下巴,顺利的将pocky弄到了自己的嘴中。”【真是不容易啊。】

“好的,一二号成功交接!接下来请二号交给三号!现在pocky还十分的长!之后会越来越短,不免会有接触哦~”梅·看热闹不嫌热闹大·林。


千惠十分迅速的将pocky交给了千草。

嗯十分的快。

“额,这一个交接十分的迅速啊。那么有请三号交给四号。”

“千草……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现在又不是女装。”

“唔嗯嗯”【翻译:我知道】

“嗯,好吧,那我……”

洸慢慢的凑近,张嘴慢慢咬住一端,“咔嚓”千草将自己最里的那一点咬掉。

【好的,千草他没有在延长时间,那么我的下一个人是谁来着?】

洸往旁边一看,顿时有了一种撒腿就跑的那种想法。

毕竟站在他旁边等待着下面一接的,可是那个宗四郎唉。

宗四郎嘴角噙着笑。

【好的我一家看出你的目的了。】

洸很想现在直接就咬断pocky,但是,洸有自己的心爱之物,在别人的手中。

洸的电脑在伦太郎手中。

洸往后面看了看。

他发现了,伦太郎正在跟朋也交些什么。朋也听着伦太郎的话点了点头,跟伦太郎换了一个位置,将靠近雪成最近的一个位置给了伦太郎。

伦太郎获得了这个位置之后,十分开心的抱住了雪成。将脑袋在雪成的肩膀那里蹭来蹭去的。

雪成好像刚刚反应过来自己的旁边是伦太郎,看到伦太郎蹭了过来,抬手摸了摸伦太郎的头发。

【真!是!温!馨!啊!】

洸看到这一幕越发想将嘴里的pocky咬断了。

宗四郎看着洸迟迟不将嘴里的pocky送过来,也不急,就拽了拽洸的衣领,示意他快一点。但是洸好像没有理会。

宗四郎的笑容逐渐变得有些僵硬。

【好吧~洸好像无视我了呢】宗四郎拽着衣领使劲一拉。

额头跟洸的额头相碰,但并不痛。

嘴角上扬的咬住蒙圈洸口里的pocky。

真香。

最后宗四郎对蒙圈洸抛了一个媚眼。

随后宗四郎很快速的将口中的东西给了森美咲。

【啊,到我了。】雪成心中有些紧张。

在雪成身上仍旧抱着雪成的伦太郎,心中更是纠结万分。

【怎么办啊!雪成君要跟姐姐吃pocky了~但是要是不小心雪成碰到了姐姐或者姐姐碰到了雪成♪两边我都不想啊!两边都不好处理,要是是别人,碰到了姐姐或者雪成的唇,当然如果是姐姐同意别人碰的话就算了,如果不同意就用钝器杀了吧♪如果碰雪成的话,不管是不是雪成同意了的,我都想处理掉啊♪可是对方是姐姐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伦太郎用袖子遮住眼睛。觉得不看就好了。

美咲转过头来,微微闭眼将pocky慢慢凑到雪成嘴边。

现在的pocky已经比较短了,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几乎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轻轻的打在对方的脸颊上,痒痒的。

伦太郎几乎要窒息了。【不能再近下去了!不可以!雪成!姐姐!不可以!】

雪成成功的咬到了pocky。

伦太郎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掉了。但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用少年独有的笑去面对雪成

“终于轮到我了啊~♪嘿嘿,雪成,别想跑哦!”

“唔?”

雪成将pocky往伦太郎嘴边凑了凑,伦太郎也不急,慢慢的咬着pocky,原本应该接走的pocky仍然在雪成的嘴里。

原因是,伦太郎没有咬紧,雪成也没有松口,毕竟雪成实在是太太太紧张了。以至于他自己都忘记了松开。

伦太郎是故意不咬紧的啊。

“唔唔!”雪成回过神来,想要伦太郎快点要走交接下一个人的时候。

伦太郎将薄唇凑了过来。

吸允着,像婴儿一样,口中的pocky在最终融化散开,巧克力的味道慢慢侵蚀着味蕾。

“雪成君,好甜啊~♪”不知道是在说雪成甜呢,还是巧克力味的pocky甜呢。

-----------------------------------------------围观群众表示那一盒pocky真的蛮好吃的。

-----------------------------------------------

(作者在线搞事情。)

来啊,瞬间变刀子。

-----------------------------------------------

梦醒,“啊啊,都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还会梦见这个梦,明明他们都已经……”

真是,我是傻了吗?”说吧雪成便慢慢爬起独自一人孤单的在硕大的房间中走动……

只有他一人。在无其他。






















(你觉得我像是会写刀子的吗?)

-----------------------------------------------

“啊,我梦见梦中梦了 ???”

雪成醒来,看见房间空无一人,心中有些慌乱。伦太郎!伦太郎呢?

其他其他的人呢?他们不会真的都。?

“啊!♪雪成呀~醒来了啊♪我早饭都做好了呢♪~快点来吃吧~♪”

“啊,好的!”

果然刚刚只是一场梦啊那个梦真实啊。

走到客厅。

啊,是大家。

律再喂千惠手擀面,洸在玩自己的电脑。宗四郎在吃甜食,千草在盯着女装洸的照片。伦太郎在身旁留了一个空位,招了招手示意雪成坐过来。

雪成发自内心笑了。

认识了大家真是太好了,大家都一起活着,真是太好了……

(本章完)

-----------------------------------------------

慢慢还债,pocky这一章已经还完了。

其实梓卿我写了一张纸全部都是关于自己要填的坑之类的。

结婚篇的r是在写的啦。

不过是第一次所以……自行体会啦。


【伦雪】是见父母还是结婚?(2)

结婚篇:

-------------------------------------------------

还是先让作者我唠嗑唠嗑。

前面的剧情跟见父母篇的前面是一毛一样的。后面就是不一样的了。

-------------------------------------------------

“好啦好啦~不要再摆着一张哭脸了哦~不然就可怜了你们这张可爱的脸了呢~”森静香说道。

【这就是伦太郎的父母吗。他们看起来好和谐啊。有点令人羡慕呢。】雪成站在一旁看着一家四口温馨的拥抱在一起。他自己浑然不觉自己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丝弧度。

“啊!对了~妈妈有一个人我要介绍给你哦♪”

“嗯?伦太郎要介绍谁呀。妈妈有点迫不及待的认识认识呢~”

伦太郎开始慢慢的走动。

【唔,伦太郎想要介绍给他妈妈的人是谁啊?我也有点期待。】

“雪成,你觉得那个人会是谁啊?”站在雪成旁边的朋也问着。

“嗯,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啊。”雪成有些无奈。

“也是……”朋也觉得雪成的话十分有道理,赞同的点了点头。

伦太郎走到雪成面前停下了。

用自己的左手,牵起雪成的右手,然后举起来。

“妈妈我要介绍给你的人就是他哦~”

“唉?!!!!!”雪成发出惊叹,“我!??????”

“是的呢!就是雪成君♪”伦太郎看起来心情相当的……愉悦【?】

“啊,是位长的非常可爱的男孩子啊!”森静香对着雪成说。

“嗯,是位正太呢。”森幸太郎说。

“那么!伦太郎要介绍的是这位朋友吗?”

“不,不是的,妈妈~”

“嗯?那是?”

“不是完全错的♪我是要介绍他~但是呢,不是介绍他是我的朋友,而是我的恋人呢~♪”

“等,等会!不是!我,我。我什么时候……”

“啊啦啊啦,既然伦太郎你都这么说了那你们……”

雪成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森静香“嘻嘻”的笑了一声。之后一股寒意从自己的后边蔓延到后脑勺。

“就直接结婚吧!”森静香对着他们二人说。

“什!????”雪成一脸惊讶。

“啪啪啪啪啪啪啪”是一阵鼓掌声。

“祝你幸福啊,雪成。”朋也笑着对雪成说。

“朋也!你……”

“啊,祝幸福~记得准备喜糖。”宗四郎调侃的对雪成说

“唉!不是,我……”还没同意吧……

“那咱们就直接在这里跟他们弄一场婚礼吧!”神木律兴奋的说。

“好主意,我赞同”洸打了个响指。

“怎么连洸也……”

“其实我曾经想过要驯服伦太郎的……”小宫千惠脸上写满了失望。“但是这么看起来貌似你们两个在一起更让人期待呢!”但是下一秒转为了兴奋。

“驯服?小千惠什么驯服呀~♪”

“话说千惠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好……奇怪?”

“啊!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到了他们之后肯定会……”

“啊,我懂了!可以不用说了!”律叫着。

“我来当那个念词的吧。”海堂美保说,“毕竟跟我的工作差不多。”

“我也想跟美保小姐一起……”米森侑说着。

“好。可以。”美保果断的答应了下来。

“那就这么定了~”

-------------------------------------------------

(众人把台子搭好……大概就这么开始了。)

“请问雪成先生,啊不,小姐您……”米森侑改口准备继续问时被雪成打断了。

“不用改口!”雪成说到。

“好,好的。”

“请问雪成先生您愿意嫁给您对面的这位先生吗?”

“我可以说不愿意吗?”

“不可以哦~♪雪成君,我的母亲,父亲,姐姐,还有这里的大家可是都赞同了呢~如果你这样拒绝了我,不就等于拒绝了我和我的家人,还有你的朋友跟这里的众人吗?”

“额……这么一听确实很有道理啊……但是伦太郎你……可以不可以……”雪成感觉自己的心情很压抑。

“伦太郎!不可以那么拿着钝器(石头)对着雪成!那样很危险的!”美咲说着。

“啊,是吗~好的姐姐我这就放下来。”

“砰咚”一声,石头掉到了地下。

“我愿意!我愿意还不行吗。”我们的雪成,啊不,伦太郎的雪成欲哭无泪。

“好的呢~♪真乖~”伦太郎满足的微笑道。

“那么请问您是否愿意娶他?”美保说。

“当然愿意~”

“那你们事不宜迟赶紧入洞房吧。”美保微笑道。

“我赞同!”,“我们都赞同”

“唉!等会!入洞房的意思是?!”

“啊啦啦,小雪成呀~♪入洞房就是入洞房呀~没有别的意思,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咱们赶紧走吧~♪”

然后雪成感觉到失重感,他发现自己被伦太郎给扛了起来,(公主抱也行呀,靠泥萌想象叭。)

雪成摆动着双腿,想挣扎下来。

“不行哟~♪虽然雪成十分的轻,但是在挣扎的话,挣扎一下,就一次。”

“伦太郎真是长大了呢。”森静香欣慰的说。

“伦太郎加油哦!姐姐会与你同在!”美咲对着慢慢走入房间的二人说。

伦太郎走入房间,关好房门,顺便

“咔哒”一声给房间上了锁。

【为什么要上锁啊!】雪成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雪成现在很疑惑我为什么要反锁对不对呀~这是因为啊,这样你才不会逃跑啊。”

“我……”

伦太郎将肩膀上(怀中)的雪成轻轻的放到床的正中央。

而雪成整个脸上都写着“你要干什么!不许过来。”

但这个样子对于伦太郎而言,是最好的催情剂。

“真是忍不住了啊。这可是雪成你点的火哦,雪成你要自己灭掉。待会要是雪成反抗的话,我可能会不小心用力的。所以小雪成千万不要反抗哦。”

“等……不是,你要干什么?!”

雪成心中有一万个不解。低头那么一看。

【哎呀我滴妈呀。这是硬了?对着我一个男孩子?等会!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是,之后发生什么事,你不负责!还有这个尺寸……不行的,绝对不行的,会死人的】

雪成微微用手半撑起来,想要缓缓的移到床边然后逃跑。

“雪成呀~♪不是说过了吗?门被我反锁了哦,钥匙在我这~所以你呀~想跑都跑不了哦。”

“啊……不是呀,我没想过要逃跑的啊……”

“是吗~♪”

“是的!啊哈哈。”

“所以雪成,跟我做嘛~♪”

“不要。”雪成坚决的说。

“唔~刚刚已经给了雪成选择的机会,那既然雪成得答案错误,接下来就是Penalty time(惩罚时间)咯~♪”

“等!你要干什么!”

-------------------------------------------------

卡肉的我真棒,

(其实是肉我还没写……)

这是见父母篇的第二种方式结婚篇。

(滑稽)你们想看肉吗?

-------------------------------------------------


【伦雪】关于受伤

【我是狼啊,这可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杀人。。。。但是我也不想死啊。】这是雪成抽到狼牌的第一感想。

【怎么办……哦,对了,要先找到凶器才可以。但是哪里有……】忽然雪成灵光一闪,快步走到了厕所,想要将那块破碎掉的玻璃取下来。但不料,被划伤了手。

“嘶……好痛。”雪成吃痛的闭了一只眼。

“唉♪浴室里面原来有人的吗~真是不可思议呢~”

【糟了!是……伦太郎!】雪成心叫不妙。但又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但,门已经被打开了。

“啊♪是雪成君啊~”

“嗯……是,是的。是我。”

“唉?雪成君你的手流血了唉♪这是为什么呀~”

“这,是因为,额,是因为……”

【糟了我完全没有想过怎么去解释……只能现场发挥了。】

“额,嗯,这是因为!我刚刚去植物室的时候不相信被蔷薇刺伤了,所以来厕所里面清洗一下子伤口。”

“啊~是这样吗♪我还以为你是想拿镜子的那块碎片而割伤了手呢~♪那既然是蔷薇,我就帮你简单的处理一下叭~♪”伦太郎笑着对雪成说。

【完了完了!要是伦太郎在我身边我根本下不了手。而且我听说他的力气很大。跟他打我大概只会有被摁在地上的份吧。】

“不,不用了,谢谢你了伦太郎。我觉得这个可以不用处理的。”

“不可以!必须处理!”这是伦太郎有史以来次数较少的正经,正经到连雪成都怀疑这不是那个总是嘻嘻哈哈的伦太郎。像是突然换成了别人。语气末尾的那上扬也不见了。那玩世不恭的表情消失殆尽,而取而代之的是数不尽的严肃和担心还夹杂着一丝丝心疼 。眉宇微皱。

【这是为什么?】雪成倍感疑惑。

而在伦太郎那边也是十分疑惑的。心中那一滩清澈的小湖泊渐渐泛起涟漪,一层,一层。渐渐密集。

【我这是在担心这个胆小鬼吗?不不不,怎么可能!只不过是他死了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一定是这样!绝对是的!我已经发过誓了,绝对不在心软!绝对!我现在只是装装样子!他这把是狼,绝对会为了自保杀掉一个人。对,就是这样,绝对会杀人!他们每一个人都不会改变!绝对都不会!】

伦太郎在一番自我洗脑中慢慢恢复平静,那层层的涟漪也消失不见。

“走吧走吧~我记得那边有医药箱哦♪”

“嗯,好的。”

【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也就只能跟着去吧。】

【为了亲眼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改变,要让他跟我一起走。】

两个人怀着想法。

-------------------------------------------------

伦太郎熟练的打开箱子,拿起纱布,拿起消毒水。

“把手伸出来。”

“唉,哦,哦好的。”雪成听话的伸出了双手。

伦太郎仔细的欣赏了一下雪成的“小爪子”。

“雪成君的手真好看啊。是骨指分明,修长,纤细而且还很白皙的手指呢♪”

【只不过手心出现了一条又深又长的伤口,结了疤也会留下痕迹吧。真是可惜呢~♪】

“啊,是是嘛……谢谢夸奖啊。*

“不客气~♪我要开始消毒了哦~可能会有点疼的呀♪”

“嗯,好。”说完伦太郎便将消毒水小心翼翼的涂抹至雪成的手心伤口处。

“嘶……啊……”

伦太郎偷偷的抬头看了看雪成。

对面的人因为消毒水的疼痛而半眯着眼。如果仔细看貌似还有泪花儿。

【为什么这样好看的人确实一个男孩子呢……搞得我都忍不住了呢~♪】

“伦……伦太郎,还没好嘛……”带着一丝丝沙哑和哭腔。再加上半眯着带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泪花儿。

“雪成君哦~♪对不起啊,没注意♪抱歉抱歉♪”说完,伦太郎飞快地用纱布缠好雪成得手。并且还恶趣性的系了一个蝴蝶结。

“这样就完美啦~♪”

雪成鼓着一边的腮帮子,对着那个蝴蝶结盯了好一会。

“我觉得这个不是怎么适合我。。。。。”

“是吗?我觉得真的很适合雪成君呢~♪好啦好啦,雪成君要是要用到这个手的话尽管叫我就好,我会帮你的呀~♪”

“啊,哦,好,好的。”

伦太郎离开了。雪成松了一口气

【终于我也要开始我的行动了吗?】

-------------------------------------------------

而刚刚出门的伦太郎走到了秘密房间,通过那一方方小小的屏幕,盯着那一个人。

“伦太郎怎么了吗?”

“没什么哦,姐姐。”

“啊,是吗。”【我看一点都不像啊,一直在盯着雪成君所在的屏幕呢。】

“姐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唉,这个姐姐也不知道唉。伦太郎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有,我不可能喜欢他。”

“他?”

“是雪成……”

“笨蛋弟弟,你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叫做雪成的男孩子你知道吗?!刚刚看到雪成进到厕所的时候就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了!看到他想那镜子碎片的时候,左手拳头微微缩了一下。看到手被割破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你就率先冲了下去……但是姐姐还是很欣慰啊,伦太郎你有了喜欢的人什么的。”

“姐姐……原来你观察的这么仔细吗?”

美咲点点头。“是的,毕竟这关于我弟弟得终生大事呢,你放心姐姐一定会帮助伦太郎的!”

“嗯,好的。”

-------------------------------------------------

“啊qu”在厕所里面拿着玻璃碎片的雪成打了个喷嚏但是他并没有发现有几个十分隐蔽。的摄像头对准了他。

“是感冒了吗?好奇怪,怎么会突然打喷嚏……算了不管他。”

……

-------------------------------------------------

作者留言:食用愉快呀~


【伦雪】在那之后……

……

【恶狼游戏真的结束了吗?】

雪成走在大街上,想着这个问题。想着当时在走出森林时看到的那个背影。

【那个……真的是幻影吗?】

雪成想着,听到了旁边有人在吵闹。

是两个穿着像混混的人,和一个正在不停的点头道歉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

“你怎么张眼睛的?这么大个人都看不见的吗?”

其中一个穿着像混混的人狠狠的推了撞人的人。

【要去帮忙吗?】雪成心里想着。

【嗯,要去。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我不能在逃避了。】

雪成捏紧拳头。

“那个。”声音如蚂蚁一般。身边人来人往,嘈杂声又把这个声音冲散,以至于那两个人完全没有听到有这么一个人想阻止他们。

雪成再次捏紧了拳头,走了过去。

“那个,别人都道歉了,要不就这么算了?”

“哈?!”

周围的人发现了这么一出,便纷纷往这边靠近。

“啧,我走行了吧!”说着两个混混模样的人气冲冲的走了。

“谢谢,真是太感谢你了!”

“没事。”

接着雪成便继续往前走。

“你已经不再逃跑了呢♪”

雪成听到突然回头。“这个声音!不会有错的。是……是伦太郎吗?”

身后没有任何人。

但是雪成可以很确定,真的就是伦太郎,因为那个声音!绝对就是他。

雪成在大街上跑着,左顾右盼,寻找着那一头虹发的男生。

【没有,没有。】

雪成不知道,他在不经意下,跑到了马路上。

“嘀嘀嘀嘀嘀!”一阵急促的喇叭声。

雪成惊愕的抬头,正看到了向他驶来的汽车。

【糟了!来不及。】

雪成闭上了双眼。

突然一股力将自己往后拉去,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真是的♪早知道雪成君会这样发疯的来找我~我就不说话了嘛~♪”

雪成抬头,对上了一双浅色带笑的眸子。

“伦……伦太郎!你,没事啊……”

“嘿嘿♪看起来,恶狼游戏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呢~”

雪成反过身,拦腰紧紧的抱住伦太郎,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还有啊,雪成君,你是怎么找我找到马路中间的呢?这也太迷糊了叭♪”

“额。我哪知道,我会……”

“好啦好啦,雪成你先放开叭~♪我快喘不过气了♪”

“啊,哦,对不起。”雪成尴尬的看了看伦太郎。

“我该走了。”

“唉?去哪啊?”

“不知道啊,随便逛逛就好了♪”

雪成低下头。

“呐……现在没有恶狼游戏了。如果你不建议,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伦太郎有些吃惊。他直视着雪成的眼睛,那双眼睛。

【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好啊。”

“如果没地方去的话,伦太郎可以去我家的。”

“唉?雪成这样真的好吗?我可是想过要啥你的呢♪”

“但刚刚救了我的也是你啊。如果要杀我,直接放我在马路中间不管我就好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

-------------------------------------------------
再来一个结局:
突然一股力将自己往后拉去,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真是的♪早知道雪成君会这样发疯的来找我~我就不说话了嘛~♪”
听到这个声音,雪成反过身,拦腰紧紧的抱住来人。
“我找到你了!不要再让我走了!我也不会再逃避了。”
来人眼中的宠溺满满的快要溢出来了。他用手抱着雪成的腰。
“好啊♪”
-------------------------------------------------
then

我pocky还没码完,就又写完一个小甜饼【???】(自认为的。

感觉这篇有点短。。。。。

我!秋梓卿在这里发誓!
等我画一会同人我就把这个r写完!
前两天考试去了所以没码文。
先丢个预告。

【伦雪】是见父母还是结婚?

见父母篇:

“其实这次真正的嘉宾还有两位。”梅林接着说。 “唉~还有啊♪会是谁呢~”伦太郎跟平时语气一样,丝毫不显半点吃惊。 “会是,谁呢?”霜月雪成也有些好奇。 “有点令人期待呢~”宗四郎带着愉快的语气说。 “接下来就知道了~来大家看向那边吧。”梅林对着众人说。 随着大片大片的圣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个人朝这边走来。 “不可能的吧?!” “是真的吗?” 伦太郎和美咲二人的声音夹杂着一些哭腔。 “爸爸,妈妈!”二人扑过去。 是的,来人是,森 静香和森 幸太郎。

“爸爸妈妈我们好想你。”

“对不起,让你们伤心了。”

-------------------------------------------------

“好了好了!这么开心的日子要是都是哭的话,可可惜了你们这么可爱的脸哦~”

美咲和伦太郎点点头,都笑了,笑的很开心。

霜月雪成看着他们一家四口这么幸福的样子,突然明白了,伦太郎失去他们的时候有多么的痛苦。

“我是被旁边那只小羊叫过来的。说是这里有好吃的呢。”

“是的啊。 ”

“嗯?这桌子上面的照片是什么啊?全是女孩子啊。”

“啊,这个是刚刚活动的道具。”霜月雪成回答道。

“啊,是吗?啊,你叫什么名字啊!长的好可爱!”森静香看着霜月雪成说。

“啊……那个我,我叫霜月雪成。叫我,雪成就好。”雪成越说脑袋低的越低。

“啊,雪成害羞了。”一旁的朋也说,“雪成小时候就很受大人们喜爱呢~”

“没,才没有!”

“啊,是真的呢♪雪成君害羞了呢~唉为什么?”

“因为以前有一次运动会,雪成跑步摔倒了,在大人们担心之前,都分分说了一句'啊,好可爱啊!'之类的。”

“噗哈哈哈哈♪雪成原来你小时候是被大人们所包围的那种啊~”

“我不是,我没有。”雪成辩解道。

“是真的好可爱啊,雪成。”伦太郎的妈妈感叹着,用手捏了捏雪成的脸,“如果我还活着的话,看到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可能会把他带回家的哦~可以让他娶美咲的~”森静香调侃的说。

“妈妈!”伦太郎有些不满的撅了撅嘴但也只喊了一句,便在没有说其他的。

“妈妈,别这样啊……”美咲听到这句话,有些害羞的说。

“啊,话说刚刚选择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雪成选的是美咲呢。”站在一旁的洸说。

“是的呢~我作证!”宗四郎在一旁补充道。

“放在桌子上的女生这一个是谁啊?”森静香拿着洸的照片说,“总觉得有些奇怪啊。”

“啊~这个啊,妈妈这个是这位的女装哦~♪”

“唉!女装?挺好看的啊!”

听到这句话,洸的脸红了些许。

“啊,洸害羞了!刚刚洸你好像选的是伦太郎的妈妈呢。”霜月雪成喊到。

“雪成!不要胡说!我没有!”

“唉~真的哎,脸红了。确实是选的我妈妈~”
“唉!?选的我吗?”森静香有点吃惊。

“那这个是?”森静香再次拿起一张照片。“跟雪成君长的好像啊。难不成这张是……”

霜月雪成看到那张照片,心脏顿时快要蹦出来。

“是雪成君的妹妹?跟雪成君一样好可爱哎~雪成君啊,你妹妹有来吗?要是来的话,可以把你的妹妹直接嫁给伦太郎吗?”

“唉?这个……她没来。”霜月雪成警报解除。

伦太郎啊,千万不要拆穿我啊。拆穿了我可就……话说伦太郎的妈妈哟,是牵红线的吗……

伦太郎看了雪成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是雪成感觉伦太郎在听到森静香说把她妹妹嫁给伦太郎的时候伦太郎就看起来心情愉悦呢。这是为什么呢?

雪成也没多去想。

“啊,这个啊,是雪成的女装哦~”

“唉!朋也,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是雪儿的女装吗?啊,太可爱了。真的是好合适啊!”

“雪儿……”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适合女装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都在怀疑我的性别和我身下的那个东西是不是我的了。

雪成倍感绝望。

伦太郎在捂着嘴笑,这个人笑什么啊!

“妈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啊♪”

“嗯?伦太郎想问什么?”

“如果我超级喜欢雪成♪妈妈会同意吗?”

伦太郎突然认真的问。

“唉,等……!”雪成在一旁喊到。

“啊!我会同意啊!绝对会的,想到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嫁到我们家了,我真的好开心!我支持你哦~伦太郎!加油!把雪成君追到手!”(助攻×1)

“啊,姐姐也支持伦太郎!伦太郎要好好对雪成哦。”(助攻×2)

“雪成要是真的喜欢伦太郎的话,祝福呢。”朋也说(助攻×3)

“伦太郎真是长大了呢,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就没有理由不支持你这个选择了!我也支持!唯一的要求是……你当不要下面的那个。”幸太郎说着,慢慢幻想着他们之后的生活了。(助攻×4)

洸看着雪成,拍了拍雪成的肩膀

“认命吧,雪成。”

宗四郎也走了过来:“啊~恭喜啊!”

“我……”我好像还没说……什么呢。

雪成沉默了。

“所以!♪雪成你的选择是什么啊?不过好像也没有其他的选择给雪成你了呢♪”

“这是你本来的打算吧!”恼羞成怒的雪成鼓起腮帮子,怒气冲冲的眼睛,看起来更像是在……撒娇。完全没有任何杀伤力。

“啊~好恐怖哦♪吓死我了~♪”

伦太郎边憋着笑,边说着。”

随即,也不知道他们众人是为什么起了哄,开始推着他们两个。

伦太郎倒是一脸得意,看起来还有一种想张开双臂等待着羔羊投入自己的怀抱那种感觉。

…………

嗯,最后抱上去了。

-------------------------------------------------

好的,这里作者秋梓卿!(从来没说过自己的名字)

大家貌似都还挺喜欢快节奏的【?】

标题意味着一切(划重点!),这一篇是有两章的!

下一篇我要向大家展示,更加快速的感情线👌

是玩了男子协会下的脑洞。想着如果众人都是助攻应该挺快。

秋梓卿:我又想写囚禁play。

手:得了吧。你还有pocky篇没写。

废话结束。

-------------------------------------------------

(本章完,还会有待续的!ヾ(❀╹◡╹)ノ~)

我都要忘记自己是一个破画画得了。
p1是伦太郎 ,在课堂上画的。
其他的都是摸鱼也有自设。